仇官有印象发布时间:2016-12-03 党委宣传部 点击:


我与官有的结识还是在认识贾起家先生之后的事。当时,官有的名字在书坛已是名声显赫,而我还几乎是“壁上”观者。那时已是九十年代中叶了。


官有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位英俊潇洒的“河东”小伙儿,一脸的俊气足以让所有姑娘动心。


官有话语不多,但凡话语出口便显得十分的机敏和干练,给人一种心藏大智而不露的感觉,更给人一种“傲世”之感。


常听人们说,若与河东人打“交道”非得多学点本事多长几个“心眼”。这让我想起号称“九头鸟”的湖北佬。噢,晋人、楚人,这是历史的原因使然?还是文化的原因使然?


黄河,历来被人们称之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发祥地,而历史上的河东一带不知出了多少个文化名人。回想历史,脚步是那样的遥远,又是那样地坚定!有多少河东名人可圈可点!春秋时期“五霸”之一的晋文公;三国时的关羽关公;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滕王阁序》的作者王勃……。又有多少名篇佳作传世!汉武帝刘彻的《秋风辞》,唐代诗人王之涣的《登鹳雀楼》……。这辉煌的历史足迹不能一一尽数,重要的是这里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滋养着河东的子子孙孙,给河东的后人植下了不朽的慧根。



官有,就是在这片土地的滋养中成长起来的,良好的文化氛围造就了这个年青的书法家。


官有的书法以行草见长,其根基为“二王”、米芾诸家。其书作潇洒俊俏,婀娜多姿,有一种清气袭人的感觉,如同其人。九八年“山西省第一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上有三个一等奖,他是其中之一。当时,官有的那件作品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至今仍记忆犹新。之后在我的再三恳求之下,官有才答应同我对换一件作品(当然不是那件获奖作品了)。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在中国文联首次举办的《1998·兰亭奖·牡丹杯全国书法大展》中获奖的那件作品。当时,一等奖空缺,他摘取了唯一的二等奖,奖金六万元!一下子轰动全国书坛。也因此,官有在全省书坛中有了一个美称“仇六万”!虽属道友们的戏称,但确实是对他书法水平的一种肯定和赞扬。对于此,少辉写他的一篇文章中称其书法之妙得益于他的好名字——“官有”(山西方言“管有”,就是保证有的意思)。


近几年,官有的书法也在悄悄发生变化,似乎在追求一种厚重感或说深厚感。对于他的书法形式单一的问题,我曾同他探讨过,觉得他应拓宽书路、广采博取。但他却不这样认为:“要那么多干吗?这行草书能写好就不错了,人们认可我不就是这一点?什么真、草、隶、篆、行五大书体皆佳,能知一二就不错了!”也许官有的话是对的。在当今这个浮燥的社会中也许正需要有像他这种精神的人。我期待官有能按照自己设计好的艺术道路走下去,并取得成功。


写完这篇小短文,整个城市已在夜幕的笼罩之中。我仿佛又听到了王之涣的那首千古绝唱:“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水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