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邮箱

联系电话

010-59338585

集团新闻
请帮我翻译一下Agricultural Exports: Technical Barriers to Trade(英译中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9-06-20 06:42

  贸易技术壁垒(TBTs)是各个国家为了规范市场、保护本国消费者和自然资源而采取的范围宽广、形式多种多样的各种措施,但是这些措施也会用作歧视进口从而保护本国产品。农业方面的贸易壁垒大多数是那些为了保护人类、动植物免于污染物、疾病和病虫害伤害而设计的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措施。由于关于减少关税、进口配额和其他贸易限制的新贸易协定的出现,贸易技术壁垒(TBTs)受到农产品出口商和政策制定者们更多的关注。

  近期贸易协定—特别是1993年于加拿大、墨西哥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1994年世界贸易组织乌拉圭回合(WTO-UR)多边贸易协定,各成员国承诺消除或减少各自国家对于农业贸易以及其它商品的贸易限制。贸易壁垒包括关税(进口产品税)以及其它可以限制贸易的非关税贸易壁垒措施包括进口配额、许可证制度、出口与国内生产补贴。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乌拉圭回合协议之前,这类关税与非关税贸易壁垒(NTBs)争执主要以双边国家讨论如何进入对方市场为主。

  这些新的协定为贸易壁垒建立新规则与处罚办法,其目的是减少贸易扭曲带来的冲击。另一方面,这些新协议意图对各个国家日益频繁利用的所谓贸易技术壁垒(TBTs)建立更严厉的处罚措施。这些贸易技术壁垒乃是各个国家为了规范市场、保护本国消费者和自然资源(包含其他目的)而采取的范围宽广、形式多种多样的各种措施,但是这些措施也会用作歧视进口产品,以便保护包括农业在内的国内行业。

  贸易技术壁垒(TBTs)是指那些为了保护人类、动植物免于疾病、病虫害和污染物伤害而设计的各种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措施。其例子包括诸如食物农药残留、减少所含致病原的肉制品加工标准、要求对谷物和进口货实施害虫熏杀等等。除了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措施,贸易技术壁垒(TBTs)还包括产品重量、尺寸、包装、配方或标识标准、强制营养标签和保质期限等。

  “贸易技术壁垒”的宽泛定义被频繁应用于这些措施之中,他们甚至认为这与NAFTA和WTO的规定相符合(即如国家努力立法保护其消费者和农业资源之等)。“持续地,技术措施作为一种非透明的[隐性或不清晰的]贸易障碍被公认为具有巨大的潜力或许已经被大范围滥用,因为对健康与安全的渴求被广泛认同,为此可以凌驾国际规则。”

  如何简便判断和跟踪各国使用技术限制措施已经成为对贸易官员们的主要挑战。消除这类以保护本国产品抵御外国竞争而设的技术障碍的谈判变得愈加困难,但是这对于美国农业的利益来说至关重要。

  内布拉斯加州农业局总裁于1997年9月23日,在洛兹农业小组委员会举办之关于立法批准快捷程序以处置谈判及实施新协定(即“快速跟进” )的听证会上说道:“在消除关税壁垒上我们遇到越来越多的来自于健康和安全方面渴求的市场干扰,而这些渴求无法用科学准则予以判断” 。行政当局与许多农业集团一样,同意并相信进一步的贸易谈判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办法。跟着在最近发生的技术壁垒案例中相信美国的利益受到不公正对待,但是那些实施技术壁垒的国家辩称他们的做法既符合国际贸易义务,又能满足保护其消费者或农业资源的需求。

  欧盟一项于1989年生效的关于进口肉制品使用促生长激素的禁令已经成功地限制了美国肉类(主要是牛肉)向欧盟的出口,其金额达到每年约1亿美元。世界贸易委员会最近做出了对美国有利的裁定,但是欧盟却提出上诉;今年欧盟对从美国进口的禽肉(金额每年达5千万元美金)实施限制,其原因是欧盟不认为美国加工系统使用氯化水清洗家禽屠宰体是安全的。作为报复,美国限制了约1百万美元的欧盟禽肉产品进口;韩国的清关程序能延误易腐进口产品,较之亚洲其他国家的几天,更可达到数周之久。这些措施包括规定进口之农产品必须接受100%的检测而不得随机抽样检查、要求对每一批次运输进口之新鲜的农副食品予以拆包、分类、重新包装以消除其中损坏产品;欧盟一项于1997年11月1日生效的决定规定人用食品必须在标签中显示其中是否含有转基因玉米和大豆。

  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ERS)与国外农业服务局(FAS)尝试编制清单、概括和量化1996年外国贸易技术壁垒(TBTs)对美国农产品出口所带来的冲击,使用的资料汇集了包括美国农业部的外国农业及相关产业集群数据以及其他资料来源。2 来自于数据库的工作成果,国外农业服务局(FAS)发现在1997年里,超过350种技术壁垒措施给美国潜在的农产品出口造成了负面影响,金额估计达58亿美元。东亚使用的技术壁垒措施最多,对美国出口造成的冲击估计达29亿美元,美洲接近13亿美元,欧洲则超过9亿美元。预加工食品总值大约为13到58亿美元。其它是谷物和油料作物大约13亿美元;动物产品接近9亿美元;水果蔬菜超过6亿美元;“其它产品”包括棉花、种子、坚果、鱼类和林业产品加起来约为10亿美元。

  其他国家辩称美国也维持有其本身的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措施和其它贸易技术壁垒(TBTs),很多这些措施在他们看来是不公正的。例如:限制来自东南亚国家的虾类进口,其理由是他们的捕捞船不使用美国捕虾者采用的那种可以保护海龟的渔网;禁止法国苹果,因为美国担心地中海果蝇蔓延;美国禁止欧盟禽肉(见上文所述);对150多种产品予以限制,理由是对外来病虫害的风险评估,仍未完成。由于自由贸易是一把双刃剑,为了美国的利益并让美国采取的措施具有公信力,正确的做法是,正视这些问题并与对方国家谈判消除壁垒。

  各谈判参与方期待在WTO和NAFTA协定里应包含更严厉的农业处罚措施以便协定可为各国提供诱因,用新的技术壁垒替代行将过期的旧有非关税壁垒,继续保护其本国生产商。为了解决这方面可能出现的问题,WTO和NAFTA协定内包含广泛的术语,规范各国可能利用贸易技术壁垒(TBTs),特别是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的情形。这类术语意图令各国承诺只能合法地使用SPS和其它技术措施(即如:保护人类、动物或植物的健康)而不仅仅是为了变相地设置贸易障碍。

  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措施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中,落在农业章节中,而在世贸组织乌拉圭回合(UR-WTO)则为一系列书面协议。其中一条针对农业,包括减少补贴和降低市场准入门槛等承诺。另一条则针对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应用协议。尽管在形式上有所不同,在乌拉圭回合协定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其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条款基本相似。

  基本权利与义务:各国可以制定本国的人类、动植物生命或健康“适当的保护水平”措施。这些措施可以比其他国家严厉且不同于国际标准-只要是基于科学的原则和风险评估所作出的,但是须对所有其他国家一视同仁,而不得变相用作贸易壁垒。

  协调与对等原则:为了促进国际贸易,鼓励各国采用相关的国际标准并相互协调--那就是,采用通用的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措施。为了促进协调,协定引用诸如负责处理食品安全问题的食品法典委员会;专注于动物健康的国际兽医组织(IOE);关注植物健康的国际植物保护公约(IPPC)这样一些国际机构发布的专门科学知识和全球公认的标准作为其依据。对等原则意味着进口国必须接受另一个国家对等的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措施(即使不是完全相同),与此对应,出口国也应该证明其实际措施达到了进口国相同的保护水平。

  透明度:为了避免在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规定上含混不清以至多变,各国必须提供一种机制,在有任何措施可能影响贸易之前通报其他国家并为他们提供提出疑问和发表意见的管道。

  地域化:总的来说各国都在禁止输入在出口国已经受到不良病虫害影响的农产品。直到最近各国甚至禁止来自于出口国家内非受病虫害影响地区的产品。如果出口国能证明其产品来自于非受病虫害影响地区,那么,地域化则可为这类产品的进口提供一种可被接受的方式。

  WTO贸易技术壁垒(TBT)条款保护成员国采取措施保障出口质量、保护人类、动物和植物生命、防止欺诈行为的权利,而所施行的措施不得违反世界贸易组织协定之协议。贸易技术壁垒(TBT)中的许多协议在本质上与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协议相同,包括通知义务和允许就受到的影响提出意见与建议,但是TBT协定明确规定SPS措施只受SPS协定影响。3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标准相关措施章节中规定的贸易技术壁垒(TBT)条款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

  SPS和TBT措施有时很类似,这令人难以判断到底是使用SPS还是TBT的规定。美国农业部的分析师指出通常应以他们的实际目的进行判断。例如:产品保质期限制,如果是为了保障食品安全则使用SPS规定,如果是为了规管新鲜程度则使用TBT规定。

  乌拉圭协议还提出一个新理念“理解条款和用程序规范解决争端”来提供一种机制及时而地客观地解决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包括那些SPS措施和其它TBTs问题。在乌拉圭回合争端解决程序之前,涉及争端的国家可以有效的阻止问题的解决,而在新体制下则是不可能的。如果某个世贸组织争端解决委员会最终判定某国的SPS或TBT措施违反了WTO规定的义务,WTO个成员国须执行该委员会的裁定,“犯错”国家(可以对裁决就法律理由及解释予以上诉)可以继续维持其措施,但是仅限于向投诉国家提供赔偿情况下才行。如果没做出赔偿且两国始终无法达成双方都接受的解决方案,世贸委员会可以授权对该国实施报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也有新的争端解决机制用以解决SPS措施和其它TBTs带来的问题。WTO与 NAFTA 争端解决程序允许向各个委员会寻求科学咨询。

  随着新SPS和TBT规定的启用,美国政府方面鉴别和处置这些事宜的程序已突显出新的其重要性。在农业上,这些工作的大部分事宜是进行协调,起码在初始阶段,由美国农业部/国外农业服务局(FAS)的食品安全和技术服务司(FSTSD)负责。该司维护并定期更新一个储存有关对美国可能带来贸易冲击的国外贸易技术壁垒措施的数据库,该数据库还列出那些可能符合WTO或者其它国际贸易协定之条款。

  食品安全和技术服务司(FSTSD)持续地从WTO收集有关技术壁垒的信息,各国有义务告知他们何时将实施新贸易技术壁垒(TBT)措施;资料来源还包括:各行业集团准备出口的产品、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国外农业服务局(FAS)海外办事处、以及各种监管机构诸如美国农业部属下动植物健康检验局(APHIS)、食品安全与检验局(FSIS)和美国卫生部属下食品与药物监管局(FDA)等等。举例如在1996年共识别出52种新的贸易技术壁垒(TBT)问题。

  美国农业部和非农业部的技术官僚每周举行例会,讨论新发生以及正在发生的涉及贸易技术壁垒的情况。集中讨论这些措施是否符合国际贸易义务并给出解决潜在纠纷的各种选项。运用经济的、科学的以及其它分析手段最终给出美国方面解决问题的正式立场。与此同时,技术和其他政府官员可能至少已经开始与各国就技术壁垒措施进行非正式对话,另外他们还与受到影响行业在私营领域进行沟通,即向他们通报有关情况又从中收集额外信息。最终,在美国农业部的帮助下,通过与外国的双边磋商,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或贸易技术壁垒(TBT)问题将会由美国贸易代表很好地加以解决。美国贸易代表也可以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上向WTO或者NAFTA投诉,从而启动正式的争端解决程序。

  有批评指出美国协调农业卫生与动植物检疫(SPS)和贸易技术壁垒(TBT)问题的组织架构不明晰,缺少一个明确的机制处置优先问题和制定政策立场。作为回应,美国农业部组建了一个由部长特别贸易顾问为首并联合其他相关机构资深官员组成的贸易技术壁垒(TBT)政策小组,小组成员每月最少开会一次。首次会议于1997年10月7日举行。

  尽管到目前为止与TBTs相关的问题在一步步地解决,但是大量的问题依然存在。举例来说,食品安全与环境倡导者们长期关注的正在致力于与国际标准(诸如食品法典委员会Codex、国际兽医组织(IOE)和国际植物保护公约(IPPC)发布的标准)相一致的努力会削弱美国自身的食品安全与环境保护水准。一些倡导者认为,如果WTO争端解决委员会置疑其科学依据或降低其国际标准,那么美国的健康与安全标准会慢慢地被削弱。

  其他人士反驳说,当前贸易协定明确承认个别国家(以及州与地方)的权利,只要他们认为是适合的可以设置更强的保护措施。

  由于SPS和TBT条款(以及重要的争议解决程序)相对较新,分析员尚未找出最适合的方法计量经济与其它方面受到的冲击,甚至在定义和相对重要性上仍然存在争议。这些都是政策制定者们在寻求扩大农产品贸易之路时可能遇到的问题。

  4 Sections 301 et seq. of the Trade Act of 1974 delineate the domestic legal authority and procedures for U.S. officials in investigating and challenging 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enforcing U.S. rights under international trade agreements. Interested parties, including agricultural groups, can - and do - petition USTR to initiate such procedures under Section 301 if they believe that a challenge is warranted and that the Administration is not addressing the issue. For an explanation of Section 301, see House Committee on Ways and Means, Overview and Compilation of U.S. Trade Statutes (WMCP 105-4), June 25, 1997

  展开全部技术性贸易壁垒(TBTs)大相径庭的措施的国家使用规范市场,保护他们的消费者,保护自然资源,但也可歧视进口赞成国内同类产品。在农业,是最TBTs卫生与植物卫生(SPS)采取措施以保护人类,动物和植物的污染物,疾病,和害虫。在城市的新的贸易协议旨在减少关税、进口配额和其他贸易壁垒,TBTs问题已经成为更加突出的农产品出口国和决策者。

  最近的贸易协议——特别是1993年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和加拿大和墨西哥,1994年世界贸易Organization-Uruguay圆(WTO-UR)多边协议的承诺——包括成员国消除或者减轻他们的贸易壁垒,农业和其他物品。贸易壁垒,包括进口产品的关税(税),以及许多非关税措施,可以限制贸易,包括进口配额、许可制度、出口、限制国内生产补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WTO-UR之前的协议,这些类型的关税和非关税手段障碍(NTBs的中心)是主要的国家之间的争端有关的存取到对方的市场机会。

  新的合同协议主题这些障碍对新规则和纪律旨在减少他们的扭曲贸易的影响。此外,这些协议试图建立更强的学科,另一种类型的NTB国家现在使用与成长的频率:所谓的技术性贸易壁垒(TBTs)。这些大相径庭的措施的国家使用规范市场,保护他们的消费者,并保存自然资源(除了其它目标),但它也可以被用来歧视进口,以保护本国产业,包括农业。

  简单地识别和追踪技术措施的许多国家都使用已经成为主要的挑战对官方贸易。谈判的去除那些主要是旨在保护一个国家的国内产品不受外国竞争的影响还可以更卓越更difficult-but它是当务之急,对美国的农业利益。

  “如果清除我们拥有经验丰富的关税壁垒不断增长的市场中中断基于健康和安全声称是不合理的科学原则”内布拉斯加州农场局主席说,1997年2月23日在九月举行听证会,唤醒农业小组委员会,对于未决的立法程序为谈判授权催生和实施新协定(即“快车道”)。政府同意了,但(像许多农场集团)它还认为,更多的贸易……

  ……需人工翻译,请留下邮件地址,我将把全文发送给您,或Q我:860892600

  展开全部技术性贸易壁垒(TBTs)大相径庭的措施的国家使用规范市场,保护他们的消费者,保护自然资源,但也可歧视进口赞成国内同类产品。在农业,是最TBTs卫生与植物卫生(SPS)采取措施以保护人类,动物和植物的污染物,疾病,和害虫。在城市的新的贸易协议旨在减少关税、进口配额和其他贸易壁垒,TBTs问题已经成为更加突出的农产品出口国和决策者。

  最近的贸易协议——特别是1993年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和加拿大和墨西哥,1994年世界贸易Organization-Uruguay圆(WTO-UR)多边协议的承诺——包括成员国消除或者减轻他们的贸易壁垒,农业和其他物品。贸易壁垒,包括进口产品的关税(税),以及许多非关税措施,可以限制贸易,包括进口配额、许可制度、出口、限制国内生产补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WTO-UR之前的协议,这些类型的关税和非关税手段障碍(NTBs的中心)是主要的国家之间的争端有关的存取到对方的市场机会。

  新的合同协议主题这些障碍对新规则和纪律旨在减少他们的扭曲贸易的影响。此外,这些协议试图建立更强的学科,另一种类型的NTB国家现在使用与成长的频率:所谓的技术性贸易壁垒(TBTs)。这些大相径庭的措施的国家使用规范市场,保护他们的消费者,并保存自然资源(除了其它目标),但它也可以被用来歧视进口,以保护本国产业,包括农业。

  看来都一样啊! 不用留QQ了,交给你个简单的,自己可以弄,上有道字典,翻译翻译。。。嘿嘿

  展开全部技术性贸易壁垒(TBTs)大相径庭的措施的国家使用规范市场,保护他们的消费者,保护自然资源,但也可歧视进口赞成国内同类产品。在农业,是最TBTs卫生与植物卫生(SPS)采取措施以保护人类,动物和植物的污染物,疾病,和害虫。在城市的新的贸易协议旨在减少关税、进口配额和其他贸易壁垒,TBTs问题已经成为更加突出的农产品出口国和决策者。

  最近的贸易协议——特别是1993年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和加拿大和墨西哥,1994年世界贸易Organization-Uruguay圆(WTO-UR)多边协议的承诺——包括成员国消除或者减轻他们的贸易壁垒,农业和其他物品。贸易壁垒,包括进口产品的关税(税),以及许多非关税措施,可以限制贸易,包括进口配额、许可制度、出口、限制国内生产补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WTO-UR之前的协议,这些类型的关税和非关税手段障碍(NTBs的中心)是主要的国家之间的争端有关的存取到对方的市场机会。

  新的合同协议主题这些障碍对新规则和纪律旨在减少他们的扭曲贸易的影响。此外,这些协议试图建立更强的学科,另一种类型的NTB国家现在使用与成长的频率:所谓的技术性贸易壁垒(TBTs)。这些大相径庭的措施的国家使用规范市场,保护他们的消费者,并保存自然资源(除了其它目标),但它也可以被用来歧视进口,以保护本国产业,包括农业。

  简单地识别和追踪技术措施的许多国家都使用已经成为主要的挑战对官方贸易。谈判的去除那些主要是旨在保护一个国家的国内产品不受外国竞争的影响还可以更卓越更difficult-but它是当务之急,对美国的农业利益。

  “如果清除我们拥有经验丰富的关税壁垒不断增长的市场中中断基于健康和安全声称是不合理的科学原则”内布拉斯加州农场局主席说,1997年2月23日在九月举行听证会,唤醒农业小组委员会,对于未决的立法程序为谈判授权催生和实施新协定(即“快车道”)

  展开全部技术性贸易壁垒(TBTs)大相径庭的措施的国家使用规范市场,保护他们的消费者,保护自然资源,但也可歧视进口赞成国内同类产品。在农业,是最TBTs卫生与植物卫生(SPS)采取措施以保护人类,动物和植物的污染物,疾病,和害虫。在城市的新的贸易协议旨在减少关税、进口配额和其他贸易壁垒,TBTs问题已经成为更加突出的农产品出口国和决策者。

  最近的贸易协议——特别是1993年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和加拿大和墨西哥,1994年世界贸易Organization-Uruguay圆(WTO-UR)多边协议的承诺——包括成员国消除或者减轻他们的贸易壁垒,农业和其他物品。贸易壁垒,包括进口产品的关税(税),以及许多非关税措施,可以限制贸易,包括进口配额、许可制度、出口、限制国内生产补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WTO-UR之前的协议,这些类型的关税和非关税手段障碍(NTBs的中心)是主要的国家之间的争端有关的存取到对方的市场机会。

  新的合同协议主题这些障碍对新规则和纪律旨在减少他们的扭曲贸易的影响。此外,这些协议试图建立更强的学科,另一种类型的NTB国家现在使用与成长的频率:所谓的技术性贸易壁垒(TBTs)。这些大相径庭的措施的国家使用规范市场,保护他们的消费者,并保存自然资源(除了其它目标),但它也可以被用来歧视进口,以保护本国产业,包括农业。

  以最大的TBTs对农业的影响是各种各样的卫生与植物卫生(SPS)采取措施以保护人类,动物和植物,从疾病、害虫和其他污染物。例子对农药残留限量标准在食品加工肉制品的病原体,以减少粮食生产要求或熏蒸杀不必要进口害虫。除了SPS措施,包括规则TBTs产品重量、尺寸、或包装;成分或者身份标准;强制性的营养标签、保质期限的限制。

  在广泛的术语“技术性贸易壁垒”经常用于以上所有的这些措施,即使他们可能符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WTO规则(例如,由国家合法的努力来保护它的消费者和农业资源)。“然而,人们广泛认为存在着巨大的潜力,而且或许广泛滥用、技术措施nontransparent不清楚][伪装甚至阻碍贸易,甚至当广阔的……

  简单地识别和追踪技术措施的许多国家都使用已经成为主要的挑战对官方贸易。谈判的去除那些主要是旨在保护一个国家的国内产品不受外国竞争的影响还可以更卓越更difficult-but它是当务之急,对美国的农业利益。

      快三彩票,快三彩票网址,快三彩票平台

Copyright © 2002-2011 快三彩票,快三彩票网址,快三彩票平台 版权所有 晋ICP备19003956号-4
网站地图